向死而生

宰受,杂食。
日常说话有点傻,回复无能,感谢所有红心蓝手评论。
刚写完不会看,经常会有很多bug和错别字。
在意热度,关爱作者减少手滑。

。怎么回事居然是这边被屏蔽的最多……

快乐(。

我写的国太真好看啊 写不出来了5555

一个脑残操作…… 我永远喜欢春河.jpg

短打

我流有病,是真的有病

*自残要素,可能有点疼(。

*国太


没有柄的刀片划开皮肤,露出淡薄的仿佛浅粉色的血线,裂成越发鲜明的缝隙,随后色彩更加深暗的血液从被切开的真皮层冒出来。

他优哉游哉地做这件事,解开的松散着的绷带飘飘扬扬地耷拉下来。他哼了几句不成调子的曲子,让利刃在指尖翻了个花,交错着划下了另一道伤口。

长久被布包裹着的皮肤有些异样的白,与手掌相接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微妙的过渡。

他在沙发上翻了个身,发梢蹭得耳根有点痒,他的下巴搁在粗糙的布面上,手扬起来,冰凉的刀口上有一点儿锯齿,反反复复碾过去的时候伤口上就会泛起细小的血沫。

其实并不怎么深,他的手肘...

短打

国木田×太宰

一个瞎私设的初遇

没文化,没查资料,都是瞎写的

玻璃被打碎了,哗啦啦地摔出了一大片响声,折射出得光往四面八方闪烁。闯入的人影在地上滚了几圈,碎玻璃就缀在了累赘的毛毡外套上。有人开始尖叫,更多的醉鬼茫然地看了一眼空洞的窗框,对发生了什么事一无所知。

他看到铁丝勾住了铁质窗框的缝隙,那或许是一把铁线枪,但要用好没有那么容易。身材过于高挑的男人以超出普通人的柔韧翻进了酒吧。

他在落地的瞬间拔出了枪。这行为不可谓不莽撞,太容易让这个场合更加混乱不堪。但那也不怎么要紧,他想了几秒钟,想他自己说不定也会这么干——大概30%左右的可能吧。

他坐在很边缘的角落,冲...

捧花绘发散,国木田×太宰

师生设定

短打

因为隐含的东西有点多好像不大好打cptag……如果有人看出来或者想问我的话可以私一下(


国木田打开门之时,看到太宰坐在他家的窗台上。

窗户被打开了,天光与风一同倾泻而下,蓝色的窗帘被打出轻微的响声。

他注意到地上还有一小片水渍,但男孩子的头发大概已经被风吹干,在空气里扬起来一点儿,小小的丁达尔效应让咖色发丝的边沿蒙上了些微的光,显得柔软又缱绻。

这时候无视躯体下的本质,这画面几乎是好看的。

“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地继续保持,不要说一句话。”国木田冷淡地说。他把公文包放上柜顶,稍微扯松了一点领带,没有丝毫停顿地往不速之客的...

社会人国木田×大学生太宰

有点胃疼,随便发发

大概是学趴特典衍生但是和上一篇没有关系

希望喜欢的太太不要生我气了


暑假的第二个礼拜第三天,太宰两手空空地翻进他的家里。

“走门。”

国木田正在厨房煎蛋,脊背笔直,站姿标准。从人到流理台的距离都经过习惯成自然的计算。

“我今日彷徨于街头,受到了天台之神的感召,遂攀至楼顶。一跃而下时,忽而回忆起这一层是老师家的寓所。心向往之,只能贸然拜访。“太宰轻飘飘地说着话,拎着鞋子走向玄关,又踮着脚走回来。他无声地踩着冰凉凉的地板,轻盈地如同足上有软垫的猫科动物。倘若那张嘴能够噤声,他瘦削的身体与姑且能算是漂亮的长相,也不失...